靜觀與伸展

這個月的講座都是關於靜觀伸展,所以都想分享靜觀伸展這個練習。希望從伸展的角度和靜觀的角度,分享兩者如何互補。 從伸展的角度,帶入靜觀覺察有什麼好處? 首先,我們可以先了解一下伸展的目的。其實伸展的好處多多,當中包括: 增加身體的靈活性以及幅度; 放鬆肌肉和關節; 促進血液循環和加快新陳代謝; 運動前暖身,等等。 不過心的慣性,很多時會妨礙或降底伸展的效能。還記得心的慣性嗎?很多時會心不在焉,魂遊太虛,又很習慣地批判和比較。 先談「心不在焉」。我們的注意力時會遊走。可能在伸展時,並沒將注意力放在身體的感覺,而是雲遊太空,想東想西。那當然這不是我們有意為之,這是心的慣性。但這令我們無法掌握動作是否有效針對目標肌群,亦令伸展練習未能發揮最大的效能。 而這種情況最常出現於那個姿勢並沒能讓我們很有感覺,或本身已很熟識那個動作。而這也涉及一個誤解,就是做著這個姿勢,就能達到伸展效果。當然,我要澄清我們們並不一定要伸展身體到「很有感覺」才叫做到。但忽略身體覺知的回饋,其實亦代表著失卻調整姿勢到最適合身體的機會。 靜觀覺察,意指有意而不加批判地留心當下經驗所升起的覺察。當我們能以這份開放的覺察力,留心當下伸展時身體的感覺。我們就能留心到身體的回饋,繼而選擇最合適自己的伸展方式。很多朋友在做靜觀伸展時,都會分享到比平時更有感覺。很多時正正因為他們將心放在當下,留心到更多身體給我們的訊號。 另一個是「比較」。在與學生分享伸展時,很多學生會分享做不到那個動作,然後很快就斷定自己做不到。而很可能所謂的做唔到,只是跟老師或同學的幅度不一樣。當很快判定自己做錯時,隨之而來就是感到焦慮或挫敗。甚至更嚴重的情況,是因比較心而勉強自己,覺得自己要達到那個標準,才是做到,勉強到受傷,反而與伸展的目的「希望身體可以更健康」背道而馳。幸好我沒學生因太「用功」而受傷,但有物理治療師朋友分享,他們的病人中,亦不乏也做瑜珈太勉強自己,而受傷求醫。另一個極端,與太勉強自己的相反,莫過於放棄,很快判定不適合自己或自己做不來,然後放棄那些動作,甚至放棄伸展。 每個人生而不同,經歷不同,際遇有異。能做到的伸展幅度自然有所不同。但我們總是慣性地去比較,覺得自己伸展幅度不如人,就是自己做不到,或不如人。但卻忘了最重要的地方,伸展的目的只是希望我們可以照顧不同的身體部份。但我們那個慣於比較的心,總是悄悄地出現,暗暗影響我們,讓我們看不到真正重要的地方。 靜觀覺察,其實在伸展練習時,除了留心身體的反應,正正希望同時留意心的反應,包括那些在暗處影響我們的比較和批判心。當我們能夠留意到自己這些想法和衝動,與之保有一些距離,我們就可以不用盲目跟隨這些想法和衝動,有較多的力量尋找合適自己的伸展方法。 從靜觀的角度,練習靜觀伸展有什麼好處? 其實我覺得將靜觀覺察引入生活當中,無論是動態還是靜態,都會有其好處。不過靜觀伸展作為一個動態的靜觀練習,實有其獨有的特色。今天想輕點其中兩個,其一是身體有較強烈的感覺,其二是練習易生喜惡心作為觀察對象。(我也很喜歡學生跟我分享其他的「好處」,時時也讓我的心”WOW”一聲響起,這正是每個人都不同的樂趣。) 先談「身體強烈感覺」這部份。雖然靜觀練習的意向並不是要尋找特別的感覺,能夠留心到所有當下任何的經驗即可。不過在伸展中,通常有較強烈的身體感覺作為觀察對象,令不少朋友感到較容易開展。在做不同動作時,留心身體不同部份感覺的呈現,如何變化,都是很好的練習,藉此去培養對身體的覺知和了解。而同時伴這份強烈身體感覺,心亦會有不同的反應,就是喜惡心。 我們的心很快就會對不同的經驗做出反應,可能是喜歡,可能是厭惡,亦可能是沒什麼特別(繼而感到無聊)。而靜觀伸展有趣的地方,常會發現同學們對強烈的拉扯感,會有不同的反應,有人覺得「爽」,有人感到討厭。就算是同一個人,可能不同身體部位的拉扯感,都有不同的喜惡。從這例子中不難發現,對於拉扯、痛感,可以有不同的喜惡感。所以喜惡感其實並不能忠實反映動作是否正確。但心卻很快以此作為基礎作出種種判斷。當覺察喜惡心的升起,以及引伸的衝動,而不跟隨,純綷練習覺察這些反應,就已是非常好的練習。不因喜惡感而盲目反應,就能更清楚看到自己的衝動,更有能力選擇如何有意回應。在伸展時,我們對感覺有所喜惡。在生活中,又何嘗不會?所以在伸展當中練習覺察喜惡心,亦能幫助我們將這份覺察,帶到生活其他事物當中。 今天想邀請大家輕輕伸展一下,感受一下伸展的樂趣! (可跟隨PODCAST練習,或跟隨文字練習) 稍稍調整坐姿,然後花幾個呼吸的時間,留心坐著的身體感覺; 做幾個喜歡的的伸展動作,在做的時候,一直保持對「身」「心」的覺察; 完成動作後,花幾個呼吸的時間留心整個身體的感覺; 回到呼吸,讓心安住在數個呼吸上。完成練習。 期待再與大家一同修習。培養覺察、慈愛,照顧身心。 詩敏Aya上 小近況: 其實關於靜觀伸展,另一個最常被問的問題,反而是要不要播音樂。好吧,靜觀伸展可以不用播音樂。因為我們並不是想要導入某一個「舒服」的狀態,而是希望磨練我們的覺察力。我們內心的自在平安,並不需要靠外在的音樂,無論有多風高浪急,我們仍有能力在內心中找到寧靜。 此文為2022年6月23日的「詩敏Aya靜觀通訊」和「詩敏Aya靜觀通訊Podcast」。有興趣可點擊連結訂閱最新通訊。 如你喜歡這篇文章,可以在FB分享。

淡談靜觀

近來與一位朋友交流。對方本身並沒接觸過靜觀。但因工作關係,他要了解 身心健康相關行業情況,靜觀導師這行業是他其中一個想去了解的。故他找上我了。但他聽著聽著,大為震驚。原來他之前亦曾向一位「靜觀」導師了解他的工作。他表示了解後,只是覺得很玄,以及很「WEWANWAN」(大若意指很神怪),沒有科學實證,甚至與科學對立。跟我說的幾近相反。 我聽後也大驚,靜觀真的是很踏實,而且也是學界其中一個很熱門的研究題目,有很多科學實證談及靜觀的效果。(香港連靜觀研究中心都有了….)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會得出這南轅北轍的說法? 當晚想了良久,我開始驚覺到這或許就是所謂同溫層效應。我身邊都是受相同或類同的靜觀訓練導師,或是修習靜觀的朋友。在我身邊朋友間,大家以為是「常識」的事情,原來未必真的那麼普及。所以今天想淡談一下靜觀: 靜觀是什麼? 當要回應這問題時,很多時我都會談到JON KABAT-ZINN的定義: 靜觀是「有意」、「不加批判」、「留心當下此刻」升起的覺察。 藉以瞭解自己,培育智慧與慈愛。 Jon Kabat-Zinn 或許你可以將靜觀訓練視為一種覺察訓練。我們希望培養一份有意而不批判的覺察,覺察當下所發生的經驗。 但靜觀很有趣,你真的要親身體驗一下,才能親身感受到,「哦,原來這就是靜觀」。而我的學生曾會形容靜觀是一種態度,希望可以帶著開放的心,每時每刻留心當下,珍惜每一個片刻。也有同學形容是一種狀態,安住當下,覺察到每刻經驗的展開。 為何要修習靜觀? 但問題來了。為何要培養靜觀覺察?或許我們可以先留心一下,自己的注意力通常是怎樣的?可能你會發現自己常常分心,常常忙東忙西,但到頭來又回想不起自己做過什麼。可能你有時可以很專注,但想再進入這份專注的狀態時,卻無從入手。亦可能時常會追悔過往,或憂心未來。我們的注意力就如一隻活潑的猴子跳來跳去,由不同的任務中穿梭,在過去與未來中穿插,想要這隻猴子定下來卻不知如何是好。 而《Peak Mind》一書,正正探討覺察力/注意力(Attention)這回事,Amishi Jha教授發現從古到今,人類都面對分心這個問題。注意力這個有限資源總是被不知不覺地耗損。而到底有什麼東西不斷耗損我們的注意力,最大的部份是在腦海不斷遊走於過去未來(Mental Time Travel)。特別在壓力下,我們會不斷回憶不快過去,然後鑽牛角尖(Ruminative Loop),或是對未來很憂心,幻想無限個悲慘未來。我們的注意力猶如被騎劫,拉離此時此刻。你或許可以回想一下,當發生這些情況時,心會慢慢變得很累,有點難以集中精神。 但我們又可以如何能改變這個「天性」呢?Amishi Jha教授這位注意力專家,她表示經過不同的嘗試,她發現靜觀訓練是她暫時找到唯一有效,可以幫助我們改變這份習性,更好地運用覺察力這有限的資源。 如果你覺得,相對起繼續容讓心不受控地跳來跳去,你更希望可以能把握覺察力的力量,或許試一下練習靜觀會是不錯的選擇。 靜觀很玄嗎?或是宗教活動? 可能你看完之前的簡介,會發現沒什麼神怪。的確,我們所談及的靜觀是沒什麼神怪,還被放到不同的科學研究項目當中。(有機會要再分享一下,或你很心急,可閱讀林瑞芳老師的《靜觀自得》一書) 不過你可能會好奇,但常常聽靜觀源於佛教,到底是怎樣一回事? 的確,靜觀的起始源於佛教的一種修行方法,但經學者卡巴金帶到醫學界後,將之整合並去除宗教部份。如今學術界指的靜觀,泛指紓緩壓力及抑鬰的訓練方式。我很喜歡林瑞芳教授在其著作中的形容。她討論到靜觀修習與宗教的關係。靜觀練習不涉及宗教,但一些宗教傳統的確有靜觀的修習:佛教待稱之為「禪修」或「正念」、天主教徒或基督徒稱之為「靜修」或「靈修」。不少天主教或基督徒會在祈禱前做靜觀練習,讓自己靜定下來才和上主溝通。因此,我們不須把靜觀看成是某一個宗教獨有的專利品。靜觀是千百年來,不同種族、不同大化、不同靈性修養傳統留給人類的共同文化遺產。 靜觀是藉著控制呼吸,放鬆肌肉,令自己放鬆的練習嗎? 的確有不少放鬆方法是藉著控制呼吸或有意放鬆身體,達至鬆弛的效果。雖然靜觀有很多練習是留心呼吸和身體,但意向完全不同。為何我們要留心身體和呼吸,其實是因為這些必然是當下的經驗。我們無法留心上星期的呼吸,昨天的腳痛。若要留意身體感覺或呼吸,我們必然要回到當下,才能感受到。所以身體和呼吸是我們安住當下的錨。當然,留心身體和呼吸除了幫助自己安住當下,還有其他的效果。這可以有待大家在修習中慢慢發現。 而不少朋友會在練習中,感受到放鬆。我們會笑言這些是副作用,但我有時會因此頗為感動。身體是何其奇妙,當我們能夠提供一個空間,它自然會調自,回到放鬆和自然的狀態。 看到這裏,你可能會發現靜觀並不複雜和困難,也不是很玄很神秘,是每個人都可以練習的技能。 Mindfulness isn’t difficult. We just need to remember to do it. – Sharon Saltzberg​ 靜觀並不困難。我們只需記得去做。 – 莎朗·薩爾茨伯格 靜觀只待我們記得去做。持之以恒地練習,會幫助我們記得,特別是在困難的時刻。這也是我寫這份通訊的初心,希望支持彼此,記得去做。今天再次邀請大家一同修習,一起練習「回到呼吸」! (可跟隨以下音訊練習,或跟隨文字練習) 稍稍調整坐姿,讓雙腳著地。 讓注意力安住在呼吸上 如發現分心,只需要溫柔地將注意力帶回呼吸上即可 期待再與大家一同修習。培養覺察、慈愛,照顧身心。 詩敏Aya上…

慈悲、善行源自擁抱痛苦

近來在書中閱讀到的一篇文章,以蓮花作喻,談及痛苦和慈悲。 蓮花只能出於淤泥。它美麗優雅而芳和,但它需要在淤泥中成長。而我們生命所遇到的痛苦,正正是孕育出如蓮花般美麗的慈悲和愛。當我們曾經飢餓,就能體會享受食物的美好。當我們曾經被別人的莫不關心所傷害時,我們就能體會被別人關心照顧是何幸福。 近來遇到一份幫助,令我對這番說話有多一點感悟。 話說我自己一人帶著我家兒子靜觀小隊友到海洋公園。當我推著年幼的小隊友來到海洋館入口時,小隊友不斷用他的小奶音跟我說了「甩了甩了」。我思前想後,又左看右看,終於明白他說什麼了。原來是口罩甩了,還要已經掉在地上。我當下內心沉了一下,因為沒帶後備口罩,同時也排到入口處,有點難退出場館。只好拾起口罩,帶著小隊友進館。在我還帶著沮喪,沉思不同方案時(到底要推著小隊友走去其他地方看有沒有在賣,還是要坐的士提早離開,減低感染風險)。突然有一對夫婦拿著一個兒童口罩,問我需不需要。及時雨應該就是對此刻的形容吧!立刻連番道謝。而那位媽媽說了一句話更正正講出我內心中的憂心「依家無口罩真係唔得。我之前都試過,真係會好擔心」。她對我的一份明白,令我很感動,這感動不亞於她送我一個口罩。我不禁想起書中談到「如果沒有痛苦,我們對什麼感到慈悲?」很感恩她對我的慈悲。 我發現慈悲與善行很多時都來自於對痛苦的理解。就如這位媽媽自己亦曾經歷過,她明白我的擔憂,心生慈悲,出手相助。其實我帶著小隊友時,常常都獲得幫助。最多幫助我的人,除了其他媽媽,就要數老人家(特別是婆婆們)。我時常被她們讓座,她們也時常會提到「帶住個細既好辛苦架。」。我常常會想到或許,他們也曾經歷過這份辛酸。 她們的善行,亦令我反思到,其實有時行善的人,並不一定是最有能力的人。他們可能也是「弱勢」的一群,他們可能也是很辛勞的一群。其實最常支持我的兩位媽媽,同時也是單親媽媽。不是我要去幫助她們,反而我處處受到她們的提點和幫助。正正因為他們的經歷,更容易明白面對困難或受苦的人,他們內心充滿慈悲。他們的痛苦,培養出理解和慈悲。 如果不曾受苦,就無法理解人的痛苦,也不可能慈悲。就如法國路易十六世的妻子瑪麗王后,過盡奢華的日子,當法國大臣告知王后人民連麵包都沒得吃的時候,她可以開口問:「那他們為何不吃蛋糕了?」 沒有對痛苦的理解,就沒有慈悲與善行。而要行善,也並不需要你擁有很多,反而需要的是一份理解和意願。林瑞芳老師寫的一首詩,正好演繹出這份情懷。 布施 我一無所有,但仍能布施。 在蒼涼的繁華鬧市裡,我可以奉獻安詳。 在疏離的擠擁人群中,我可以奉獻微笑。 我一無所有,但仍能布施。 林瑞芳教授 ‘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’ — Mahatma Gandhi「成為你想在世界上看到的改變」— 甘地 當我們想生活在被理解和慈悲的世界當中,我們就要努力練習成為這樣的人。今天想邀請大家一起做慈心禪,有意培養一份慈愛和明白。 此文為2022年5月26日的「詩敏Aya靜觀通訊」和「詩敏Aya靜觀通訊Podcast」。有興趣可點擊連結訂閱最新通訊。

完整無缺

其實在剛開始修習靜觀時,常常在靜觀修習的聲帶後段聽到這句指導語:「感受一下那份完整無缺鬆容自在的感覺」。那時候我就不禁加以思索,我比較幸運,身體健全,也算沒什麼大病,要感受「完整無缺」,倒不算難事。但如果有手腳殘缺?如果嚴重病患,沒有健康的身體,又何以無缺?這句話又會否更突顯他們的「缺」? 不完美來自批判 慢慢修習的過程中,我開始發現常常所提到的完整無缺,與我們普遍所理解的有更深刻的意思。我們可以先看一下,當我們想要判斷自己是否無缺時,會出現什麼情況?可能你會開始想,自己「缺」一條纖腰或8件腹肌;可能是「缺」了青春和活力;也可能是人工「缺」了個幾萬,職位「缺」了個SENIOR(高級)字。 「缺」潛藏著標準。達不到「標準」,就是「缺」,就是不完美。如學業標準是100分,女士身材的36/24/36 。我們常常提及「如果咁咁咁(如果這樣那樣),就PERFECT(完美)了」。從這些例子中,看到我們潛藏於心中的標準。 你可能亦會發現,當覺得自己「缺」的時候,也是在做比較。比較自己比某女星肥,沒那男星健碩,沒某同學的人工高,沒某同期的職級高。除了變幻是永恒,批評也是沒完沒了。當自己有郭台銘(台灣前首富)的身家時,就會想到沒李嘉誠(香港首富)的身家。比較批評一日不停止,我們一日都「缺」。當我們能停止比較,我們才能看到自己的「完整無缺」。 接納每刻本是圓滿 何為完整無缺?或許看著一顆樹會為我們帶來點啟發。我們從來不會批評一顆樹少了一條樹枝,少了一些葉。在春天時,繁花盛開的樹又展現出綠意盎然的美。在盛夏時,枝繁葉茂又是另一種美,就連冬天時,樹葉盡落,只餘枝節,仍有一份美感。每一個時刻,樹都是完整無缺的存在。 我們對嬰兒孩童好像比較容易保有這份態度,無論嬰兒做什麼,我們都不吝嗇對他們的欣賞和讚嘆。它單單在睡覺,在笑,在吐奶也好,都是完整無缺的存在。但不知到了什麼時候,我們開始將一條一條的標準加到他們身上。MINDFUL PARENTING一書中,作者SUSAN BOGEL曾分享了一個小女孩的故事。小女孩會將她的公仔整齊有條理地排成一排,媽媽在開初覺得小孩這表現很可愛,很是歡喜。但當女孩長大後,確診為自閉症後,每次小孩這樣玩公仔時,媽媽就抓狂啦,因這是自閉症小孩的其中一個特質。是小孩變了嗎?只是媽媽的眼光變了。小孩由本身圓滿的存在,變成有缺陷了。其實很令人傷感。 每一刻既是結果,既是開始,亦是過程 我們可能會問,如我不批判,沒標準,又如何進步? 或許可以用種樹作比喻。我們會透過觀察,了解樹的需要,為它提供養份或支持。在我們欣賞樹苗當下的美麗同時,並不代表我們不可為它提供支持和養份,令它可以更健康地成長。 放開批判,並不代表不求進步。只是明白現在的自己,欣賞當下的自己如樹一般,無論怎樣都是完整無缺的存在。當下的展現只是過去走過的路的結果,同時也是預備走向未來的開始。如花開花落,雲起雨落。是總結也可以是開始,每一刻都只是過程。沒有所謂完美但同時也沒有所謂殘缺。我們本身就已是完整無缺。 Nowhere to go. Nothing to do. 今天想邀請大家一同做身體掃描練習,好好享受當下,感受自己在每一刻都是完整無缺。 (可跟隨PODCAST音訊與我們一同練習,或跟隨文字練習) 停一停,花點時間留心現在的坐姿; 讓注意力放到呼吸,花1-2分鐘時間留心呼吸; 讓注意力放到身體不同的部份上,由雙腳腳趾開始,逐個逐個部份如掃描機一樣留心身體的感覺。試一下以接納的心,覺察身體每個部份當下的狀態和感覺,感受在當下那份完整無缺的感覺。 當由腳到頭掃描結束後,可以花一點時間留心整個身體的感覺。 期待下週四再與大家一同修習。培養覺察、慈愛,照顧身心。 詩敏Aya上 此文為2022年5月26日的「詩敏Aya靜觀通訊」和「詩敏Aya靜觀通訊Podcast」。有興趣可點擊連結訂閱最新通訊。

修習靜觀的七個態度(六)—— 接納Acceptance

當預備這篇文章時,我嘗試在維基百科中,看接納(Acceptance)一詞的意思。維基百科是這樣詮釋的,「我們的一個心理狀態,同意現實的情況,承認它們並不試圖改變它們或抗拒它們。」這和我們普遍的認知上很接近。可以看到有兩個特質,「承認」和「不試圖改變/抗拒」。 強求的習性,苦的來源 對一些中性或愉悅的事,我們要不試圖改變並不困難,甚至是非常自然的事。但面對厭惡的事,要做到就並不容易,總想做點什麼改變它們。 或許到這裏你會留心到上週談到的「強求」的影子。我們會想要強行改變令自己感到厭惡的事物。如上週的分享,求不得令我們很痛苦。當我們聚焦於那不如心意的部份並想要改變他,這令我們苦上加苦。不接納是痛苦的來源。 純然的覺知是了解事物的起點 可能你會問,那可以怎麼辦?而方向正來自接納的兩個元素中的另一個開始,「承認」,我想在此用「覺知」一詞。 注意到每刻經驗的變化,全然覺知事物。試一下停一停下來,不需急於做任何的行動,只是純然留心事物如何如實呈現。你會發現透過純然的覺知,正帶領我們走向接納。當我們能如實觀察當下的處境,以及自己的感受時,某程上甚至是一種解脫,從好像要做點什麼之中解脫。 如前言所說,我們心的傾向是依戀愉悅,抗拒憎惡。但其實接納只是我們容讓這些經驗自然存在,不需要喜歡或厭惡。所有事物的呈現都是很自然的事,只是我們的心慣性地將之分為喜歡與不喜歡。 就算不喜歡,如我們都能容讓這些經驗自然存在,我們就不用花盡力氣強求改變。 當我們放下強行改變事物的衝動,就能更清楚看到事物的呈現,擺脫情緒和批判的束縛,我們將對不同可能性持有更開放的態度。 其實接納事物自己呈然並不代表我們不作出任何改變。如實覺知只是改變的第一步。如我們不能清楚看到事物,不斷被自己厭惡或依戀所蒙蔽,我們就只有陜窄而慣性的方法回應處境。 接納他人是尊重的體現 當談及尊重他人,其中一個元素是能看到對方的不同,不將之視為服務自己的工作,或附屬品,接納他的不一樣。舉個例子,你可能不喜歡孩子選擇的衣服,但你容讓他自己去做決定,而不是強行要他穿你為他選的衣服。又或是老師可能不喜歡學生們某些主意,但仍容讓他們以自己的想法去嘗試。 在接納的基礎下,我們可以尊重彼此的不同,並尋求令彼此覺得合適的相處模式。你可能發現很多時爭吵,其中一個常指責對方的事,就是「關佢咩事」(與你何干?),指責對方管東管西,埋怨對方想強行改變自己,以權力壓下來逼使你跟從他的指示而行。那時候,我們就感到不被尊重。反過來看,其實我們都想要被人接納,接納本身的那個我。都想被容讓呈現出真實的自我。 我們都需要與他人建立連結。還記在早前所介紹的書《靜下來工作》,書中談到我們都有同理和社交的需要。需要與他人建立連結,會選擇跟信得過、易於理解和溝通的人同一陣線。 但很多時想有所歸屬,但卻怕不被接納,所以不敢展現自己。有時甚至都忘了本身的自己是怎麼的一個模樣。或許我們感到天生就有缺陷/不完美,為自己感到羞愧。正正源自於我們一直以來不被接納的經驗。 接納自己迎接真正的解脫 我們有一份迷惘,總視自己天生就有缺陷,需要花心力去改變和控制。在他人前要加以掩飾,為自己的不完美感到羞愧。但我們卻同時想有所歸屬,又覺得被愛是需要證明自己的價值,又苦於自己的不完美,感到與人疏離。 為了走出迷惘,我們要重新看清,所謂的「不完美」是怎樣的一回事。可能不完美只是自己加諸的批判,其他人/社會所加諸的評價。每個人都是獨特而自然的存在,自身本是圓滿。 在《全然接受這樣的我》一書中分享到禪觀大師僧燦教導: 真正的解脫自在就是對「不完美不憂慮」,如實接納我們身為人的存在,如實接納所有的生命。不完美並不是問題,只是自然的一部份,我們都會被欲求和恐懼所束縛,也會不知不覺地行動,會病會死。我們如能如實接納這些「不完美」,我們就不用花費氣力去令自己變得「與眾不同」,也不用迷失在擔心出錯的恐懼之中。 今天想邀請大家一同修習,練習如實接納當下經驗,如實接納自己的本來面目。可以有意地停下來留在一天偶爾停下來問自己:這刻我是否如實接納自己的本來面目。盡可能不要批判自己,只要清楚察覺自己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、情感、念頭和行為現就好。當我們練習覺察,容讓和接納所有經驗自然展現。當越清楚知道自己有缺乏自我價值感的迷惘,它就越會失去對我們生命的掌控。我們就能活得更清明、自在。 有興趣看回之前四個態度,可按連結: 修習靜觀的七個態度(一) — 不批判 Non-Judging 修習靜觀的七個態度(二) — — 耐心 Patience 修習靜觀的7個態度(三) — — 信任 Trust 修習靜觀的7個態度(四) — — 初心 Beginner’s Mind 修習靜觀的7個態度(五) — — 不強求 Non-Striving 此文為2022年5月12日的「詩敏Aya靜觀通訊」和「詩敏Aya靜觀通訊Podcast」。有興趣可點擊連結訂閱最新通訊。

修習靜觀的7個態度(五)—— 不強求 Non- Striving

很久很久以前,在佛陀還在世的時候,有一位煩惱很多的農夫。他聽說佛陀很有智慧,所以決定請求佛陀開示。 他的煩惱多到數不清,像是天氣不是太乾就是太濕,收成始終不理想。他很愛他的太太,但她愛挑毛病且過於精明。他對小孩也有滿腹不滿,因為他們長大後對他不再如往常感激。此外,他的鄰居常常干涉他的生活,散播他的不實謠言。 佛陀看著他說,很遺憾但他幫不上忙。他解釋,「所有人都有八十三種煩惱,這就是人生。當你解決了一種煩惱,另一個就取而代之。佛法無法幫你解決煩惱,但或許可以幫助你面對第八十四種煩惱。」 「第八十四種煩惱,那是什麼煩惱?」農夫問道。 「你不想要煩惱,」佛陀說。 出自《靜下來工作》一書 當今天提筆想寫這「不強求」的題目時,不禁想起這故事。我們可能或多或少都如這個農夫般煩惱,希望工作收獲如理想,希望另一半高富帥,或甜白美,又希望小孩聽聽話話,最好讀書、體育、音樂樣樣精。又想人際關係良好,受歡迎,可以人見人愛車見車戴就最好了。為了這些希望,我們很努力。努力工作討好上司,不斷鞭策另一半上進或改變,為孩子報無數興趣班,爭取考入名校,求他能達十項全能,一張漂亮的成績單。 但當事與願為,努力去求卻求不得時,真的很苦。不禁問自己這麼努力,為何沒有回報?又可能問自己做錯了什麼,又或怨天尤人等等等等。我們總是有種錯覺,當事情不順心時,應該有些事可以改變。 這份強求心就如原廠程式般安裝在體內。又的確有部份原因是天性。為了求生,我們對負面的事特別敏感,因在原始時代,很多時令我們心生抗拒的事,都有機影響我們的生存。雖然我們身處現代社會,但這份源自於祖先的本能仍影響我們。除了求生本能,社教化也起了很大的影響。社會鼓吹競爭,力爭上游。在廣告和電視劇的渲染下,某些標準或價值在心中植根。我們就如一隻面前掛著紅蘿蔔的小驢,力求追到那顆紅蘿蔔。當吃不到紅蘿蔔,就很煩惱,因為我理應要吃到,我需要吃到。因為社會告訴我,我需要也應該要吃到。 老師曾有一個關於兩支箭的比喻很適合用來作補充。人生所發生的不順之事,如箭一樣射向我們的心,痛。但當我們不想要這種痛,想要強行改變時,如第二支箭射向自己(有時不止一支….),痛上加苦。靜觀並不能除去第一支箭,但卻能避免我們向自己射第二支箭(或少射幾支吧)。人生無常,不順心之事不能免除。但我們不想要煩惱,因強求而生起的苦,卻能透過練習免去。 練習靜觀覺察,正正是平衡這份強求習性的靈藥。在靜觀修習中,著重以不批判心去覺察當下所發生的事。我們常常說沒需要達到什麼境界或要求,正正是以一個不同的態度面向經驗。不是審度批判這些經驗是否如願。而只要求我們能開放留心於此刻所發生的一齊。 靜觀並非要我們佛系,凡事不努力不嘗試,靜靜坐著就是對。而是在澄明之中,讓我們看到當下所發生的事,有智慧地作出適切回應。能看到什麼是需要接受或等待,什麼是可以改變,什麼才是最合宜的行動。而非衝動盲目地隨慣性去走。試問當心被很多的執著、批判、強求的念頭所束縛,又如何能心如明鏡看清實況? 我覺得神學家尼布爾的寧靜禱文很有意思: God,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 I cannot change,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 I can change, and wisdom to separate the difference. 神啊. 請賜與我寧靜,好讓我能接受,我無法改變的事情 請賜與我勇氣,好讓我能改變,我能去改變的事情 請賜與我睿智,好讓我能區別,以上這兩者的不同 有時候,我們的確需要睿智分辨兩者。而一顆靜下來澄明的心,能助我們聆聽神或內心智慧的聲音。 如果有興趣,現在就可以停一停下來,留心呼吸,感受當下。修習三步呼吸空間。 有興趣看回之前四個態度,可按連結: 修習靜觀的七個態度(一) — 不批判 Non-Judging 修習靜觀的七個態度(二) — — 耐心…